WA🌱

( •͈ᴗ⁃͈)ᓂ感谢各位天使喜欢♡

会定期删东西

SAS真好。

[血界战线][全员]史蒂芬•爱○•斯塔菲斯


千早:

[血界战线][全员]史蒂芬·爱○·斯塔菲斯

 

 

 

 

故事从扎布不知道从哪翻出来一卷录影带开始说起。

无聊而又没钱的他抱着打发时间的想法把录影带塞进了他们老板由于个人爱好而添置的播放设备里,31分钟后,扎布那夸张的笑声几乎要掀翻了莱布拉的屋顶。

 

被扎布的笑声吸引来的先是KK,然后是雷欧。接着转手到了珍的手里,珍看完后泛红着眼角跑去找了艾美姐姐,被丢下的录影带被路过的杰特捡到了,不算是很熟悉人类世界事物的他记起师傅对他的教诲,非常有捡到东西要交给警察叔叔的自觉的把这卷录影带交给了老管家吉尔伯特,最后这卷封面绘着可爱驯鹿与雪人的录影带辗转反复,到了秘密结社莱布拉社长的手里。

 

 

 

「……。」

克劳斯·V·莱因赫兹,28岁,莱因赫兹家族的三子,被喻为无以伦比的绅士的男人,此刻正有些失神的盯着电脑屏幕——发呆。

 

「如何?老板,我的提议不错吧?」扎布蹲在沙发上,一脸的贼笑。

 

「啊……嗯,那个……」克劳斯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吞吞吐吐,完全没有了作为领导者的风范。

不过这也不怪他,完全是扎布的错。那个笑得贱兮兮的男人此刻眉毛都要弯成圆弧形,搓着手就等克劳斯的允许。

 

「那个,扎布先生,我觉得不要这样做比较好……」雷欧有些懦弱的举起手,反对扎布的提议。

 

「啊?你小子想干嘛?」扎布瞪着雷欧,一脸敢反对就吃了你的表情。

 

「呃,不……」雷欧缩了一下身体,没有再坚持下去。

史蒂芬先生,对不起,我尽力了,我实在是打不过扎布先生……

 

同时听到这个提议的KK倒是蛮赞同扎布的做法。

「不是很有趣吗?」KK拍着腿大笑着,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架势。

 

「KK姐你也这样觉得吗?」扎布像是找到了靠山一样,谄媚的贴到KK的身边。

 

「有趣有趣~我还等着拍照发给珍呢,那孩子太害羞了。」KK掏出手机,把相机的快捷键放到最顺手的位置上以便能及时拍下那个大概这辈子都不会再看见的画面。

不过珍也太青涩了,只不过是脑补的画面就让她红着脸跑回了家,那孩子这样下去还怎么能追到自己喜欢的人嘛。

虽然他们年龄差有点大,不过有什么关系。喜欢一个人又没有错。

身为两个孩子的母亲的KK吐了一口烟圈,决定教点女性的技巧给那个孩子。

 

搞定了雷欧和KK之后,扎布开始算计着唯一剩下的,也是最难搞的那个。

 

「嘿嘿,老板,我们这里只有你能压制住史蒂芬,帮个忙啦~」

 

之所以杰特和吉尔伯特被扎布开除在外,只是因为扎布那金鱼一样大小的脑容量里只能记住自己的师弟=自己的东西,老板的管家=老板的东西这个公式而已。

他并没有意思到他早就把杰特划到自己的地盘里了。

 

「不,我觉得还是不妥。」克劳斯坚持着自己的决定,并没有打算陪他们胡闹的想法。

 

「老板,你真的不想看吗?○莎版本的副官大人哦。」扎布指着暂停了画面的电脑屏幕,继续诱惑着克劳斯。

 

「……。」克劳斯没有说话。扎布见状,直接搬出了杀手锏。

 

「锵锵锵~」扎布发出奇怪的声音,拿出不知道在哪个倒霉婚纱店里抢劫来的一身蓝白色透明婚纱礼服炫耀着。

「看,为了能和○莎的衣服相似,我可是费了老大的工夫才找到这件的。」虽然好像有个什么东西一直追在他屁股后面叫着钱什么的,不过应该是错觉。嗯,错觉。

 

雷欧:他是在作死吧……

杰特:他是在作死。

K·K:他在找死。

 

莱布拉的成员们第一次如此的想法一致。

 

无语的望着笑得鼻子都要变长的扎布,雷欧捂住了自己的额头,表示自己不想再管他了。

 

「虽然我小时候见过类似的,但是现在的史蒂芬不会陪你们玩耍的。」莱因赫兹家的三少爷回想了一下童年,年幼的自己被年轻的副官抱了起来,想要再回忆清楚一点那个画面,记忆里的画面却被打上了厚厚的马赛克防止伤害到大脑皮层。

 

「所以我们才需要老板你的武力呀。」扎布挥挥手,一脸的得瑟。「副官打不过老板你的,老板你到时候把副官摁在地上就行了,剩下的我们来搞定。」

 

「……不可以。」克劳斯试图扒开回忆里的马赛克,结果却无功而返。在此同时,他仍然拒绝了扎布那胡来的提案。

 

吉尔伯特静静的给克劳斯续上一杯红茶。

 

无奈之下,扎布只能退让一步。

「那,老板你不可以插手我们的处理方法。」

 

克劳斯思考了一下扎布和史蒂芬的武力值差距,然后点了点头算是同意。

他之所以不赞同却也不阻止,是因为他得注意着在自己那布满厚厚马赛克的童年里仍然能窥见黑历史一角的史蒂芬的发飙,避免扎布一不小心去和13长老打牌喝茶。

 

「谢啦,老板。」知道这是克劳斯最大的宽容的扎布得意的翘起嘴角,开始他作死的安排。

 

 

 

当史蒂芬的手指接触到莱布拉会议室的大门那一刻,他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总觉得今天的莱布拉安静得不科学呢。

这么想着的他轻轻的推开了门扉。

 

 

「——乖乖的趴下吧,副官大人!!!」

伴随着扎布惊天动地的吼声,他的身影也同时袭向史蒂芬。

 

他那挥舞着一条裙子的模样或许有些太过于超过莱布拉管事的意料,而且雷欧在同时还占据了他的视野,让他根本就无法看清扎布的攻击,在这双重打击之下,他难得的愣了一下,堪堪的避开扎布的攻击。

 

「别想躲开。」扎布一个回身,举着的蓝白色裙子又一次朝着史蒂芬扑过去。

 

不过这次就没那么好运了,史蒂芬直接伸手扣住飞扑过来的扎布的脖子往地上重重的一压,发动艾丝美拉达式血冻道凝固了扎布的背和地板,让他无法再度起身。

 

「少年,收回你的招式。」史蒂芬淡淡的命令道,雷欧被吓了一跳,赶紧的取消了对史蒂芬眼睛的操控。

 

「啊,你作弊!」被一击毙命的扎布指谪自己的偷袭对象太过于强大,哼哼呼呼的试图从史蒂芬手里逃跑。

一脚踩住还在不死心蹦弹的扎布,史蒂芬毫不客气地加重了冻气,直接把扎布照着大字横躺的姿势框在了冰里。

 

「……谁的主意?」史蒂芬笑眯眯地环视了一周,直接问出核心问题。

 

三只手毫不犹豫的指向被副官大人当做座椅压在屁股底下的某人。

 

「哦~」史蒂芬拖长了音调,身上的寒气更加的散发了出来。空调发出运转不当的喀嚓声。

 

察觉到了副官大人没有任何隐瞒的杀气的KK有些无辜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无视吼着「那俩小混蛋就算了KK姐你居然背叛我」的扎布,仔细的想了想之后,她决定还是要保护好莱布拉仅存的两个良心,不要被副官大人无差别的冷气给冻成人形和鱼形冰棍。

之所以没有算进去她的老板,是因为在KK的心里,克劳斯并不是莱布拉的良心,而是天平,是唯一的裁决者。

 

「好啦好啦,天黑了,小孩子该上床睡觉了。」KK站了起来,同时拉起雷欧和杰特,推着他们离开这个房间。

 

「诶?可是现在是白天……」

 

「小孩子给我闭嘴。」

 

被KK一手一个揽住腰推出来的雷欧和杰特在KK恐怖的笑容下不敢再说什么,只能乖乖的离开的房间。

 

很好奇啊……扎布先生会被如何的对待。雷欧这句话倒是没有说出来,他总觉得如果他说出这句话,扎布会抢在被史蒂芬先生冻住之前先把自己给办了的。

杰特看出了雷欧的想法,他抬起手想摸摸雷欧的头,想了想后却还是收回了手,只是略微的靠近了雷欧,给雷欧做出保证。

 

「扎布师兄不会有事的,放心吧。」

 

「嗯……虽然意思有点弄错……不过……」雷欧笑了笑。

「谢谢你。」

 

 

 

 

——事后。

 

听吉尔伯特先生说,扎布先生睡了三天的冰棺材。

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55)
  1. WA🌱千早 转载了此文字
    好想看啊...
©W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