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

( •͈ᴗ⁃͈)ᓂ感谢各位天使喜欢♡

会定期删东西

SAS真好。

秦狗点梗(1)

!!!

弹尽粮绝:

@W浩方A 李的点梗

感觉这个狗有点低声望
天天都摸鱼,退化,爽到。

~~~~~~~~~~~~~~~~~~

环状线区的某家地下鸭店里,男人坐在角落独自喝酒。从墙后面,云雨声断续传来,正在喝酒的男人猛然拍击墙壁,“安静点儿!”,声响便逐渐息了。他转过头,继续喝酒,完全无视了在他对面拉开凳子坐下的人。
“彼得·斯特兰奇?”
男人瘫在椅子上,对于陌生人默认般的疑问不予理睬,在灌下几杯酒后发现他仍未离开,这才不耐烦地回应。
“……你他妈想干啥?”
“你不是同性恋……却待在这么一个乌烟瘴气的地方,为什么?”

男人送到嘴边的酒杯硬生生停住了。
“啊,对,这是你的工作场所。”
这时他才开始仔细端详起来人的外貌:厚实的风衣和帽子把他遮了个严实,只露出一双机敏的绿眼睛。男人的下巴削尖的紧,透出那股聪明人会散发出的狡猾劲儿。他不是这儿的员工,彼得想,也不是这儿的常客……
“毒品,对吧?”
彼得僵了几秒钟,紧接着将酒杯缓缓地搁在桌沿。
“……你再说一遍。”

艾登轻轻吸口气,十指交叉在一起。他查这个案子有半来个月了,毒品交易在芝加哥从来就不是稀罕事,只是这次顾客似乎都是男性。完全不出他的预料,卖主藏在一家地下鸭店里销售他的那些小零食,这个男人的口风相当紧,不到最后不会承认他那点小勾当。哦不这完全不重要,重点是……

他娘的为什么约尔迪也在这里???

他死死地盯住收尾人,而约尔迪显然也发现了他,他惯用的职业笑容像石膏那样岌岌可危地挂在脸上,仿佛马上要裂开了。同他坐在一起的人喊了他几句,哦乖乖,你真该看看他受了惊吓的表情。

艾登很烦躁。
非常烦躁。
但他不说。

“你向店里的顾客与员工非法倾销毒品,需要我说第三遍吗?”
“你是谁?你是哪儿派来的条子吗?我警告你,你再敢说一个字儿,我他妈就打烂你的嘴——”
“尽早去自首,我会考虑减轻你的刑罚。”
“我说过——”
“你妻子的事我很抱歉,至于你上头,给我三个月,我会搞定。”
彼得“哗啦”一声推开凳子站了起来,他的手放在口袋里,衣料隐约勾勒出枪械的形状。艾登用余光瞥到约尔迪瞬间抽出他那把轻巧的.45,目光悠悠飘过来。

需要我出手吗?

他现在心情好了。
非常好。

“如果你真的做了你现在想的那事儿,我保证你会后悔。”
他用眼神示意收尾人放轻松,“把枪放下,用不着”,情况没有那么糟糕。
“你所有的犯罪记录和证据会一并送往芝加哥警局的数据库里,”他双手合十,微微眯起眼睛,“我愿意的话,这份礼物还可以塞得再满一些。”
彼得瞪了他一会儿,半晌之后还是把手从衣兜里抽了出来。他泄气似地弯下腰,不敢再看对面男人的眼睛。
“我凭什么要相信你?”

“你当然会,并且必须相信我。”
“因为你知道我是谁。”

艾登站起身,走到吧台前点了一杯酒。他没去看约尔迪,手指只是环住玻璃杯有节奏地敲打,在背景高昂的噪音里发出曲调单一的微渺余响。他在等,等他自己过来解释。义警低垂着脑袋,注视着酒杯中徐徐升起破裂的气泡,一盏盏四分五裂的灯——
“嘿,还没主儿?”

艾登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
我可去你妈的吧。

他侧头瞟了眼坐在旁边的男人(典型的美国人长相,附带一身多余到累赘的肌肉),简短地回答一句:
“抱歉,等人。”

“……那么在等到之前呢?”
男人的手臂伸过来揽上艾登的肩膀,指甲慢悠悠蹭过脸庞,一路滑到颈侧,他凑过来,闲着的那只手夺过艾登的酒杯一饮而尽,另一只手则下移到腰窝处捏了捏。操,碰上尖货了,他想,身材和脸蛋都合我胃口。于是他舔舔嘴唇,露出一个讨好的微笑。
“你看,下一杯是不是该我请你?”

艾登用右手捏紧风衣中的枪,着实有些坐不住。在男人黏糊糊的触碰下他几乎就要起身走开了,直到那条潮湿发汗的触手将它自己挪到了他的屁股上,艾登才觉得有必要给他点教训看看。正在此时,有人扯着他的衣领扭过他的头,胡须如同刀锋刮过他的鼻梁。

“对不起,这杯酒是我的。”

他们的嘴撞在一起,皮肤间干燥的空气擦出火花,对方一口咬进他的皮肉,而艾登则毫不客气地以牙齿还击。感觉到放在他腰上的手离开之后,艾登推开约尔迪大跨步走出门去。

“嘿等等皮尔斯,等等,你知道我不是来这里浪的……”
“是吗?”
艾登止住脚步转过身来打量着约尔迪,大街上车灯放射的冷光无休止地流动,与黑暗争先恐后吞噬路人的面庞。约尔迪抱起胳膊,不耐烦地撇撇嘴。
“一个委托,就这样。”
“嗯哼。”
“嘿,我这人可是比——”

艾登突如其来的吻打断了他,他们互相捧着对方的脖子啃了一会儿,终于觉得过于无聊而放开了。义警颇有些高傲地扬起下巴,接过收尾人的话茬:
“当然,你比旗杆还要直,是不是?”
艾登站在稍远一点的地方注视着他,眼底是近乎混沌的深潭般的绿意,忽明忽暗,仿佛某个早已被揭开的谜底。他看到那潭死水泛起波纹,那些细微的纹路推挤开来,朝旁侧蔓去,如同织物笼罩住艾登的眼角。收尾人打趣地瞧着那一片阴影,耸耸肩膀,觉得比起讨论这个,不如考虑提前给自己买份保险,他迟早会被义警的毒舌咒死。

……不过,溺死在这双眼睛里也未尝不可。

~~~~~~~~~~~~~~~~~~

彼得和莫里斯差不多,都是老婆受控制,被迫贩/毒。

“对不起,这杯(个)酒(人)是我的。”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94)
©W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