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shError】綑綁Play

Downwind順風:

Error完全不想明白現在的狀況到底是怎麼會變成這樣子的,完全不想!




這些柔軟的絲線們,隨心所欲的纏繞在他們的身上,肆無忌憚的將他們綁定在一起,真是一群為了想看好戲而不擇手段的傢伙,連自家主人都拿來玩耍。




偏偏該死的又無法對他們怎麼樣。




Error扭過頭不在去看壓在他身上的骷髏,纏繞在Fresh身上的深藍色絲線也因為某些“意外”而掛在他身上,現在他們兩個是呈現一種男上女下的姿勢,很不巧,他是女下的姿勢,認清了這一點想伸手抹把臉,可是只要一動手部的地方就會碰到Fresh……的某處,另外一隻手雖然可以動,但是被扣住了,至於扣住的人,嗯,Error表示他根本不用解釋了,所以他現在是一種特別尷尬的狀況。




收線不成放線不能。




「喂、喂喂、喂伙計,等等!一言不合就打架是……哇嗚我還沒講完啊伙計!?」Fresh感覺很委屈,他不就是說了句“YOLO,今天過的好嗎?”而已嗎?




看著那些線爭先恐後的向自己襲來,踩了下炫彩滑板習慣性的彎出了一個燦爛的笑臉開始暴衝轉圈圈:「不過,我可不會站在原地不動的啊酷老兄!」




看著那些線跟隨著Fresh的腳步把Error慢慢的綑起來,Error發現的那一刻就想把絲線給收回來,但是不受控制的,他們竟然繼續向外延伸,結果稍微把Error絆住的Fresh還沒來的及逃跑被那群深藍色的絲線給拉了一把,最後也把自己給綑起來了。




真是個“好”計畫啊。




越想越氣的Error完全不顧後果開始亂動了,一下子磨蹭那裡一下子磨蹭這裡,最後在Fresh扭曲的面容下成功的翻身,鬆開了線跨坐在上面,兩個骷髏的樣子都非常狼狽不堪。




衣服都亂了,線依舊鬆垮的遍部全身,Error難得嫌棄他的絲線把他們從肩膀上拍開:「這群該死的傢伙。」皺了皺眉骨滿臉不悅的。




「我說,伙計,能不能把你的手鬆開下,我的手要被你捏碎了。」難得用了正常的語調的Fresh開口了,Error瞄了一眼這個突然變正常的傢伙,馬上嫌棄抽開自己的手默默的擦了擦外套,後知後覺的才正要起身卻被拉住,一個天旋地轉再度歸回男上女下的姿勢。




「What The……!?」




原來這個骷髏就是一個如此表裡不一……的骷髏。




Error稍微懞了一下,抬腳就是踹他:「喂你這傢伙想幹嗎?!快點起身啊不然我摧毀你!」




這種威脅完全不起作用,反而他還成功得到了Fresh的一個大大的笑容,跟平常完全不同的那種燦爛笑意。




「Hey,伙計,我說,你想就這麼撩完就跑嗎。」




什麼撩完就跑的藉口!通通都是藉口!




Error對天發誓他就算要撩某個東西也寧願撩自己的床!




回到虛空的Error虛脫的躺平在床上,他哭喪著臉摸著頸脖部位被好幾條彩色絲線給打了蝴蝶結的地方,麻痺啊這該死的鬼東西到底要怎麼樣才能拆開,他該不會施了什麼魔法吧。




至於蝴蝶結之下隱隱約約可以看到有些發紅的痕跡,咳嗯。




那些小細節就不用在意了。

评论
热度(42)
  1. WA今天依旧不会画画Downwind順風 转载了此文字

© WA今天依旧不会画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