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apErrorFresh】物理三題

Downwind順風:

*萬有引力定律




以前總說,如果有一個人,就算是非人類,比如說動物之類的,不論異性還同性,只要有緣,便會三番兩次的相遇。




每次相遇的方式都不太一樣,而且偶爾還會有一點,小小的驚喜(or驚嚇)。




名為緣的這種,看不見、摸不著、聞不到的東西,有人趨之若鶩,亦有人棄如敝履,大多數人都形容它如一條看不見的、纖細的單色絲線。




Error從小就覺得這種東西太玄,不怎麼相信這種東西,一點兒也比不上他的滑板,然而這個牽引的力量實在是太過於強大了,讓他毫無一點點防備,現在的Error是相信了,但他一點兒也不想要。




他很害怕一個和他同樣種族的骨頭,說起來雖然很恥,但。




Error怕Fresh。




雖然有種畏懼感,但更多的是一些複雜的感覺?很難去形容。




亦敵亦友。




他們初次相遇的時候,Fresh坐在虛空裡無所事事,諾大的空間只有他一個死人,沒有其餘生氣,單調卻特別張揚的純白依舊刺目,毫無其它色彩,都說白色是天使的顏色、是光明的顏色。




可笑,在Fresh看來,白色就是囚牢的象徵,被遺忘的象徵。




Error推了推YOLO眼鏡隨手破空製造出一條炫彩的通道,嘴角上揚著燦爛的笑意顯得他特別元氣,單手抓著色彩鮮艷的酷炫滑板,手腳麻利的鑽進去,一個轉眼就消失不見。




繼續坐著無所事事的Fresh注意到了眼前更加辣眼睛的顏色,瞬間退後了幾步警惕的盯著那個短短幾秒內就在他心中堪比白色,或者比白色還要噁心的色彩,手中的絲線在不知不覺中布滿了視野中可見的地方。




Error才剛踏出一隻腳,他就感覺到自己的腳踝上被好幾條不明物體給纏上,順著他的腳而上遊走在衣服內,僵硬著笑容跟身體,僅是一瞬間就炸起掙扎,最後整個人是被強制性拖出來的。




他永遠也忘不了那傢伙居高臨下的眼神,冷漠的像在看死物。




 化為塵土的死物。




“……。”Error才剛抬頭就看到眼前手放口袋,一身黑藍色調的休閒服,表情冷淡,氣場特別強大而顯眼的Fresh簡直要哭了,怎麼出門每次都會遇見這個腹黑的傢伙,命途多舛,天要他亡。




“Error。”Fresh餘光注意到Error的身影,以及他的舉動,面無表情的喊了名字。




踏出家門的腳默默的正想縮回去,卻被喊住,打了個激靈,要笑不笑扯著乾巴巴又難看的弧度僵在家門口不知所措。




“Hey,伙計,真巧啊——啊哈哈哈。”




想抽自己的Error。




Fresh完全不在意他內心洶濤波湧的想法,側過頭看著終於從房子裡出來的傢伙,這次他來找他是因為一個麻煩的事,也不再囉嗦直接切入主題,把那個看起來異常煩躁的可怕東西拿出來,那是一隻穿著打扮跟Error一模一樣的Fresh小型娃娃,抱起來看起來很舒服的感覺。




“我起床就看到著煩躁的東西坐在我的床頭櫃上,頂著我的臉,穿著你的衣服,喊著YOHO,那衝擊力可真大。”


“這鬼東西無法摧毀無法抹滅,不知道什麼原因,我的一切攻擊對他絲毫起不了作用。”


“重點是這個可怕的東西還碰我,賴在我身上不走,把這鬼東西拿走。”




Error發誓這是他第一次聽到Fresh說這麼多他自認為是廢話的話,而且還是跟他這個骨解釋前因後果。




只不過那不是重點,Fresh手中提著的小型Fresh,似乎剛剛是在和他揮手?於是Error下一秒就看到那隻小小隻的Fresh稍微掙扎了幾下順著Fresh的手臂爬到肩膀那邊掛著。




等等,他是活的?




後知後覺的Error:“Wow,這小傢伙可真炫。”一瞬間就不在意是不是害怕直接走上去戳戳掛在Fresh身上的小型Fresh。




小型Fresh推了推YOLO眼鏡,單手抓住Fresh的肩膀,另隻手比出一個七指著Error,笑的燦爛:“謝了老兄,你現在的樣子可真酷,完全不像我印象中那麼死氣沉沉的樣子,炫彩多了的感覺是不是棒呆了。”




“哈哈哈,死氣沉沉的是你掛著的那隻Fresh,可不是我啊伙計。”




作死之後。




他們就這麼聊開了。




Fresh抹了把臉。




well,他根本不該睡醒,沒有睡醒就不會出來,不會出來就沒有這麼多麻煩的事情。




*慣性運動




在剛開始就說過了,有緣必定會相遇,這就是緣分。




只不過才一個晚上沒見就多出了一個新訪客,而且想弄走的時候偏偏又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宛如塗了強力三秒膠一樣像個牛皮糖完全甩不掉。




Fresh看著正大光明坐在Error肩膀上面無表情的小型Error,但穿著打扮卻是與他如出一轍,瞥了眼自個身上的炫彩小傢伙又看了看那個小型Error,老天,Fresh表示這兩個可以換一換嗎,如果真要養一個他寧願養那隻小Error。




“Hey,error.你也來啦,你看看你同體多炫彩。”小Fresh習慣性的掛在Fresh身上說話,不是他不想像小Error那樣坐著,而是被同體嫌棄的要死,一坐上去就被拍到地上,疼死骨了。




“這是恥辱,fresh.還有你別靠近我任何一步,不然我把你轟成渣。”糾結的看著離自己僅有幾步之遙的小Fresh,這麼惡狠狠的威脅了。




然而他嬌小玲瓏的外表顯得他的威脅特別可愛,感覺就像個稚嫩的孩子在搶玩具。




“所以說這兩小隻到底是怎麼回事。”Fresh嫌棄的看著,他非常不喜歡這種脫離掌控的東西出現。




“不知道,但是非常酷。”




果然就不該指望這個滿腦子炫彩的傢伙會說出什麼提供建議的話。




*空氣是導體




你們知道空氣可以從絕緣體變成導體嗎?




Error看著兩隻從剛剛就在拌嘴,額,小型的自己單方面跟小Fresh的拌嘴,隱隱約約在他的周圍似乎看見了熊熊的火焰……由電力組成的,看來小隻的自己非常討厭小Fresh啊,竟然讓電力具現化了——可真炫!




“等等這一點也不炫啊?”Fresh看了那邊的戰況瞬間驚悚,自動遠離了幾十步遠,難道那傢伙不知道電力在空氣中出現的話,那電壓至少超過了四千伏特嗎!?




四千伏特可以直接讓他們這群圍觀的骨頭直接變成殘骸。




先不說為什麼骨頭身上為什麼會出現由電力組成的火焰,那兩小隻出現在他們周圍就已經非常詭異了,重點是他們還神他媽煩趕都趕不走,Fresh緊緊皺起眉骨在心底惡狠狠的吐槽,抬手直接把那個還在觀戰的蠢骨頭給用線綑綁住拖過來。




“你想被摧毀,直接說,我很樂意幫助你。”Fresh的語調沒有一點起伏,居高臨下的看著Error,左眼詭異、時深時淺的紫色火焰似乎隱約浮現出來——Error表示害怕。




“不不不!”根本還沒得及掙扎就瞬間熄滅這個對於目前情況異常危險的想法,勉強笑了笑,蠕動了幾下坐起來遠遠的看著那邊的情況。




小Fresh瞅了瞅眼自己被藍色絲線給綁住的心魂,雙手比了七對著遠處的他們,嘻皮笑臉:“Hey看來我們要走啦,而且被電死回去什麼的,可真是炫的歸回法啊,YOLO。”


“嘖,跟你呆在一起果然沒什麼好事發生,fresh。”




然後他們看到了一場煙花秀,就這麼結束了完全毫無一點防備。




Error看著自己被炸的粉身碎骨感覺身體有些疼,Fresh面無表情的抽回線,轉過身直接走人。




在剛開始我就說過了,緣分可是非常強大的。




你不找它,它偏來找你。




Fresh看了看縮水的自己再抬頭看了看明顯是當初被電炸死的那隻炫彩傢伙。




“Hey又見面了同體,歡迎來到FreshTale。”




眼前的色彩讓他眼睛疼的要死,他面無表情的看著,淡淡的開口,語氣依舊沒有一絲起伏。




“辣眼睛。”

评论
热度(13)
  1. WA今天依旧不会画画Downwind順風 转载了此文字

© WA今天依旧不会画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