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桑骂槐(并不

弹尽粮绝:

再不更新我都会觉得我有罪orz

是的这是那个所谓的中长篇的番外(你
中长篇那个要拖一拖了,因为返回去一看写的太tm扯,根本没眼看(。
大概就是一个老秦间接撩狗的故事,发生在两人确定关系之前老秦发现狗是O之后(狗伪装成B)。想要取得某人情人电脑里的信息,然后就有了后面的故事。

觉得ooc的话请迅速点击左上角返回(。

顺便一提,狗哥信息素是苹果酱味的wwww


~~~~~~~~~~~~~~~~~~~~~


艾登最后一次拉了拉他的西装领子,觉得窒息感仍未散去。他干脆解开领结扔到垃圾桶里,引来约尔迪不满的目光。
“没有领结的西装是不完整的皮尔斯。”
“闭嘴,你不也没戴。”
约尔迪不置可否地耸耸肩,先于艾登一步踏出了准备室。艾登抬脚把从箱子后面漏出来的手踢回去,接着快步跟上收尾人。
“你见过吗?把报警器带在自己情人身上的人。”
“多了去了。”
“呃……有其它关于这个……杰克·华盛顿的情报吗?”
“杰西。自己查。”
他们在大厅里停下来,约尔迪撇撇嘴,绕着艾登转了一圈。
“总这么冷淡可不好啊皮尔斯,内分泌会失调的。”
黑客翻了个白眼,他犹豫了半晌,终于把手机递给约尔迪。收尾人故作惊讶地接过来,脸上浮现出某种破坏得逞后的得意神情。
“杰西·华盛顿,注册会计师,也是穆迪的小甜心,曾在爱尔兰卷进过一桩毒品案——当然被穆迪摆平了。幽灵账户上有——哇哦,几个亿的巨款,还有……爱吃蓝莓布丁?说真的皮尔斯?这个你也要调查?”
艾登再次翻了个白眼。
“宁多勿少。找到他,想办法带他离开会场,只要报警器离得够远,我就能黑进401。”
人群开始逐渐涌入会场,随之而来的是纷杂到混乱的气味。受邀者大多是Alpha,偶有Omega的信息素冲破这一团乌云,像是特意从气味的海洋里舀起一瓢,明显的很。约尔迪站在艾登旁边晃了几分钟,看起来像是确认了点什么。他掐灭手中的烟,身形一斜,便立刻消失在众多的晚礼服和臂膀之中。艾登回过头装作拿酒,双眼扫过站在门口的两个保安。喔,有一个在打盹。黑客举杯向另一位致意,而男人仅是朝他身后撇了一眼,就别过脸去,盯着墙上的污渍发呆。
两个蠢货。
“嘿皮尔斯,我想我找到了——哦先别急着问,你来猜猜看——”
艾登转回来抿一口酒。他挑起下巴,不出预料地发现了站在会场中唯一的Omega(他自己不算)身后的约尔迪。
“蜜桃味儿,在这么多Alpha中间也不用喷剂压一下。不用猜也知道。”
“clever boy.”
不远处,约尔迪回头向他递来一个微笑,其中意味不表自明。艾登眉头皱起,低下头假装清嗓子。
“你先别动他。宴会上这么多Alpha都没有下手,你的招恐怕不好使。”
“什么招?”
耳机里传来几声低沉的轻笑。
“对付你的那些吗?”
那些组成句子的语调湿润又漫不经心,带一点嘶哑,快速升起又迅速陨落。艾登浑身一震,半响才意识到约尔迪开了个糟糕的玩笑。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嘿。我想我在哪儿见过你?杰西·华盛顿?”
约尔迪一只手扶在杰西背上,轻浮的口吻从艾登的耳麦里慢悠悠飘出来。男孩转过来,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疑惑和惊讶。“你穿西装的样子真好看。”
“对不起?”
“我是说,瞧瞧,谁这么不小心,掉了一块奶酪在这里?”
杰西微张着嘴,歪着脑袋上下端详约尔迪,而后弯起嘴角笑了笑。
“我的荣幸,先生。”
他们碰杯,将杯中所剩无几的香槟一饮而尽,像对熟识多年的老友。艾登有点诧异,但也没说什么。
“我的荣幸……一罐蜜糖这么对享用它的人说话——你知道自己的眼睛很美吗?”
“不知道,先生。”
“我想想看……”
约尔迪毫无预兆地回头扫了艾登一眼,眼神微妙,且转瞬即逝。
“我该买两颗托帕石坠在你的睫毛上——你哭的时候让我想起了,亲爱的,布满苔藓的湖底。”
艾登猛地抬头,几乎是不可思议地望向约尔迪。
“先生?”杰西笑出了声,“我想您看得到,我的虹膜是蓝色的——您见过我哭的样子?”
“当然,”男人搁下高脚杯,“你在我梦中的所有形象,都嵌了一双哭得红肿的祖母绿眼睛。哦,不仅如此,你还穿风衣戴帽子呢。”
Fuck you,约尔迪。
“Hum……您倒是有独特的审美品味呢。”
“与你的恰好相配。”

艾登现在特别想关耳麦。
真的特别想。
非常非常想。
当下他站在大厅里,酒桌旁,鸡皮疙瘩一把一把地往下掉。他之前从没听过约尔迪说情话(感谢上帝),而现在收尾人正在毫无保留的夸赞他的双手——
“……不容置疑,我最爱看你将手指弯起点弧度又不完全卷曲的样子,嗯,你知道,指节在那种情况下显得最红润饱满,用它来托举什么物件会更加完美,当然,如果不是手机的话。”
“您见笑了,我想大多数人都不能摆脱这个。”杰西仍然保持着他完美的笑容,然而他的语气和愉快的尾音暴露了他的心情。他没听出点端倪可真是万幸,艾登想,要不然我就要冲上去揍约尔迪了。没问题,他还能忍,不过是几句肉麻的赞词罢了——
“至于你的信息素,我想把它抹到面包上享用……”
他差点没控制住自己举枪的手。
“约尔迪我警告你——”
收尾人仿佛听不见耳麦里的低吼似的,手噌噌往杰西腰上一环,言辞愈发变本加厉。
“那么我该在哪里用餐?就在厨房里?”
“不,您知道的,三明治也是可以带上床吃的。”
约尔迪露出了会意的微笑,亲昵地揽着杰西往大门口走。路过艾登时,收尾人向他投去一个玩味的眼神,类似于嘲讽(艾登如此认为),却也有些灼热。
黑客觉得自己又想打人了。
事实证明这些还远不能让约尔迪满足。从踏出酒店那一刻开始,收尾人的赞美之词就完全变成了性骚扰,还是能判刑的那种。话题总围绕着昏暗的街巷,帽子,甩棍展开,而约尔迪则清楚地对杰西表达了他对于艾登的所有性幻想(虽然男孩以为男人想要的是自己,哦天哪)他一面溜到401室,一面觉得脸烧的可以烤熟任何落到他面颊上的目光。该死,“我想用甩棍/操/穿你”,我想拿铭金爆你的头约尔迪。他们需要好好谈谈,就在任务完成之后,马上。
“好了皮尔斯,你可以开始了。”
耳机里甜腻且色/情的求爱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收尾人冰冷轻佻的语调。与此同时艾登敲下几个指令,攻破藏在沙发夹层里的电脑的防火墙。一阵刺耳的警报从耳机里传来,只持续了短短两秒便被另一声枪声打断。
“抱歉,忘了处理这个啦。”

约尔迪钻进轿车,从容不迫地坐下来拍拍自己的西装,丝毫不在意对准自己脑袋的枪口。
“约尔迪。”
“真可惜……一年前我还试过这小子来着,现在他只能在河底呆着啦。”
“约尔迪,这不好笑。”
收尾人抬头瞧一眼艾登半明半暗的侧脸,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他拨开枪口,凑到黑客耳边低语。
“你看,我越了这么多界。为了你我做了这么多不值当的事。我本应该收手的,我早都该收手了皮尔斯。”
他笑了一声,离开艾登。
“现在你还觉得是玩笑吗。”
黑客酝酿了半天,最终也没憋出半个字。他泄气一般收起特战,闷闷不乐地将手放回方向盘上。

“滚到后面去。”

~~~~~~~~~~~~~~~~~~~~~


最后

自己产的粮食好难吃orz

评论
热度(76)
  1. WA今天依旧不会画画弹尽粮绝 转载了此文字

© WA今天依旧不会画画 | Powered by LOFTER